咸鱼女孩莫宁柠

脑洞一时爽 填坑火葬场
假的都是假的
频是假的 文也是假的
但我爱他们 是真的

一个荷兰虫视角的虫绿。

荷兰虫有挺他的基友Ned,有宠他的Tony爸爸,有MCU这座天梯载他归入复联大家庭。

但是荷兰虫没有小绿魔。

前两代虫绿的种种与他来说都是假的。

可是荷兰虫有时候也会想要一个小绿魔。

(甜茶倾情cos三代小绿) 

少年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啊。 

愿每个小虫都能等到他的小绿魔。

正好今天摸出来了,祝荷兰甜豆生日快落!

歌曲:真相是假  

作词:@小马户口合 

演唱:阿鸣 


我居然才发现删减片段这么个宝贝
顿时剪频多了好多新素材啊
涵涵摸脸真的太虐了 我哇哇大哭

我永远喜欢虫绿(大声bb)

qaq之前的合剪频
真的很喜欢这对了
完整戳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223034

“你听到的重逢是假”



-小虫要回归MCU啦,重启哦。
-哇那小绿魔会是谁演呢?
-不知道哎等消息吧,期待哎,毕竟有小虫怎么会没有小绿魔呢~


-嗯,真的没有。

认真的,觉得写着某个cp的同人,如果剧情内会出现拆cp的三角关系,文前面做好预警是基本道德(。)

【newtmas/虫绿】救命解药[3]

设定:Newt是小绿魔偷小虫的基因和自己的合成下的实验产物,后来被实验部给混进去和其他人一起去了迷宫。
蜘蛛侠的自愈因子使得Newt最后没有死成,小少爷救走了他。

*

[6]
“所以你是说,从我变成狂客到现在,其实已经过去半年了?”
从Thomas几番语无伦次的零碎措辞中,Newt终于了解了个大概,“然后大战结束后,你就离开了Minho他们,跑到这边来了?”
“嗯…”Thomas点点头,目光仍然一刻不停的黏在Newt身上,生怕一个眨眼对方就跟幻境一样消失在眼前,“我们跟随干将把大家安置好后,生活安定下来,也就各自都有了打算。这个时候我正好看到Parker先生的研究所,想到我特殊的自愈体质,就来找他了。”
“哦?”Newt挑了挑眉,扭头看了看站在一旁对他投来审视目光的“Parker先生”,“那可真巧。”
“Newt,”Thomas伸手抓住对方的两肩,眼睛眨都不眨一下,“我…我以为你死了。”
Newt被Thomas按着,四目直直相对,在触及到对方眼底的微妙的情绪之后,心脏像是突然漏了一拍,他连忙瞥开眼,“我被Harry救走了,而且就你刚刚的描述来说,我应该昏迷了有半年吧。”
“那你现在有…”
“Harry究竟怎么样了?”
摘去了头套的紧身衣男人,再顾不上眼前两人眉来眼去甜得腻人的氛围,硬着头皮插了上来,“你刚刚说他要死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一直都快要死了啊,你又不是不知道。”

“……”
如果蜘蛛也能有那种耳朵的话,那Newt一定可以看到Peter刚刚还认真竖起聆听谈话的耳朵此刻正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快速耷拉下来,就像那一撮垂在额间的刘海,无精打采又可怜兮兮。
“我…我想救他的。”

“……希望如此。”Newt皱了皱眉,突然想到了什么,“你说你找到了突破口,是什么?”
“嗯…算吧,”Peter挠了挠头,“是这样,Harry一直认为我的蜘蛛血可以救他,可是蜘蛛血清是认宿主的,一旦DNA不贴合,极有可能会丧命,所以我一直不敢贸然动手…但是现在,我发现了一种新的自愈体,它的适配程度远高于我的血清,不过到现在我还没能提取出其中的成分,调配出适合的药剂…”
“新的自愈体?”
“没错,就是我的血。”Thomas适时的插了进来,解答了Newt的疑惑,“你记不记得,当时在天台上,你快要变成狂客的时候,Teresa在空中传来的讯息?”
听到熟悉的名字,Newt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他将此归于Thomas口中的“Teresa”曾背叛过他们,作为绅士的理智告诉他不该对一个女人抱有太多偏见,但他还是没忍住的皱了皱鼻子,“我不认为当时口吐黑血,浑身都快烂掉的人,还有理智听清一个电子设备里在讲什么。”
尽管Newt说的是事实,但听到这样的描述的时候,Thomas还是忍不住心中一抖,那样的场景出现在他的梦魇中太多次,他无数次在噩梦的漩涡中期望一觉醒来,梦就只是梦,林地理智从容的二把手依旧抱着胳膊眉头微皱的看向他,一边嫌他总是胡思乱想,一边又会将手轻搭在他的后背,无声安慰。
“Hey,Thomas,”Thomas缓过神来的时候,Newt的确在用那种表情看着他,一只手在眼前挥了挥,“你怎么总是走神,所以Teresa到底说了什么?”
“eh,”Thomas手放在唇边轻咳了一声,“她说,我的血就是解药,我可以救大家,我可以救你。”
“Come on,”Newt插着腰转了半圈,一脸你不是在开玩笑吧的表情,“你确定她不是想骗你回去,好给实验部提供什么活体标本,或者再惨烈一点,直接晾起来抽干?”
瞧瞧这位二把手,一提到年轻的女博士,就宛如一只被突然抢走鱼干的小猫咪,浑身炸毛,就好像你再说一句他就能跳起来挠你两下。
Peter看不下去了,事实上他对对面两人口中的女孩一点兴趣都没有,并且他认为此刻话题有些跑偏,并且场面一度变得微妙起来。
“那个…”可怜的Parker先生默默举起了他的手,“我作证,事实上Thomas的血液里有种特殊的治愈分子,这种分子让他免受耀斑病毒的感染,并且当流入其他的生物体内时,这种作用也并不会失效。换句话来说,”Peter看向Newt,“只要喝了Thomas的血,那些体内的病毒,都会消散。”
Newt突然安静了下来,噤声思索片刻后,他问,“所以你认为,Thomas的血可以救Harry?”
Peter摇了摇头,“Thomas的血目前能肯定的只有是作为耀斑病毒的解药绝对有效,如果直接给Harry注射他的血,未必真的能起到作用。但是Thomas说他在迷宫摧毁之后救了不少人,那些狂客,他们都回来了,我很惊讶这种超高的配合率,也许他能够让我的蜘蛛血清不起副作用的出现在Harry身上。”
“不过Newt先生,从刚刚到现在,其实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手腕上的绿色疮口,是怎么回事?”

一个快速摸鱼,尬剪。
三资源不出真的完全瞎摸了o(´Å`)o
选这首歌大概就是想用美好的歌词去怀念美好的Newt小天使叭。

我要立个flag
今年剪一个你菲你涵cp群像👌🏻
静静地等着一呼一吸出来跟我们lulu拉👌🏻
花朵可以跟致命解药里面员工拉👌🏻
小上校可能还是要跟小虫了
超能失控可以跟男孩A还有爱我别走拉
嘤嘤嘤感觉自己棒棒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