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莫宁也很咸

脑洞一时爽 填坑火葬场
假的都是假的
频是假的 文也是假的
但我爱他们 是真的

【虫绿】包/养/关/系(微盾冬)[1]

纯情羞涩处男大学生Peter x 撩人情场老手小少爷Harry
非典型包/养出真爱套路
有盾冬出没助攻

*瞎瘠薄乱嫖的爽文

[1]
在自己的作品被人一掷千金高价收购,又接连几天遭遇系里流言蜚语和同学旁敲侧击后,Peter终于后知后觉,他可能是被哪位金主盯上了。


[2]
Peter Parker,加州艺术学院本科大二在读,专业摄影。作为一名肤白貌美(划掉)阳光帅气腰细腿长(划掉)身材有型的十九岁大男生,Peter在系内也并非无人问津。从刚入学开始就有不少学姐学长向他频频示好,但最后大多是以Peter义正言辞的学业论拒绝告终,久而久之大家也就都知道,摄影系的Peter Parker是个书呆子,约他出去玩还不如去摄影棚看模特们表演。


然而令人颇为唏嘘的是,尽管Peter勤恳好学,理论成绩一直系内遥遥领先,在专业作品方面,他却一直少有突破建树。

这并不是说Peter Parker在摄影方面多么朽木不可雕琢,事实上那些社交网络上随手po出的照片都体现出了这位年轻人对光影捕捉的极高天赋。只是,用导师的话来说,他的作品局限性太过明显了。
“你应当多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不应该让眼前的光景束缚住你。”头发花白的教授扶着他那双阅人无数的圆框眼睛,手握Peter的假期作业一针见血。

Peter沮丧,十分沮丧。艺术专业本来就比其他的要烧钱一些,当初他是靠着助学金和自己勤工俭学的报酬勉勉强强才来到这座学府,后来也是一边打工一边继续学业。而一直抚养他的梅姨,现在到了退休年纪,只能靠零碎的手工活和变卖抵押以前的东西维持家用,他怎么好意思再让这样辛劳的妇人再为他担心呢,他甚至懊恼自己不能多挣一些钱去减轻梅姨的负担。
所以说,他怎么还有多余的金钱和精力去别的地方呢呢。

Peter Parker甚至一度觉得自己的人生只能这样了,当一个不瘟不火的小摄影,在那些破旧偏僻的棚子里混日子——他甚至连见到明星的机会都没有,没有名气的可怜大学生只能给三十八线网红拍照片,造型都凹不出来几个的那种。

直到那张照片被人买下来。


[3]
“我和Bucky商量了一下,觉得你可以在我的画展上放几张你拍过的照片,如果有人相中的话,总归能减少不少负担。”Steve Rogers,Peter的合租舍友,美术系素以身材性感著称的金发大胸好好学长,在又一次看到自己的学弟因为打工晚归,却不得不顶着黑眼圈看第二天的课程的时候,提出了他好心的建议。

Steve今年大四,在别人都还在为毕业就业焦头烂额的时候,他早就已经跟SHIELD签了约,负责长期为他们的杂志画插画。
作为全美最大的杂志周刊之一,Steve还没毕业就以为被稳稳挖走,这得多亏于那位堪称他超级迷弟的杂志主编。
“Bucky甚至觉得他有可能暗恋我,这个想法导致他连续拒绝了两次SHIELD的封面出镜邀请,他的经纪人当时快气疯了。”

Bucky Barnes,Steve的男朋友,哦多亏了Steve交了这样的男朋友,不然Peter觉得他可能永远都没有机会为名模拍照了。
“你知道我现在拍一套片的酬金是多少吗,小Pete?”又一次,为了帮Peter完成作业,Bucky和Steve,这对身材极其养眼的情侣,提供了友情出演。
Peter捣鼓着相机,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我不会露脸的,多谢了。”

没错,Bucky是一名模特,而且是一位名模,学摄影的不会不知道他。作为全美著名的广告经济公司hydra的首席男模,Bucky在镜头下的形象一直是冰冷又神秘的,面罩、钢铁臂、黑色紧身衣,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样貌,但却都无法忘怀那双绿眼睛,就像冬天里盛开的玫瑰花,于寒冷中惊鸿一瞥。然而又有谁能想到,传闻中冷酷无情的“winder soldier”,私底下只是个温顺靠在恋人怀里嘴上还不忘打着趣的普通男孩儿呢。

总之,Steve和Bucky是Peter现在最要好的朋友,他们善解人意且幽默风趣,总是为替Peter提供着这样那样的帮助。
Peter感激着他们的好意,同时也对这对爱侣的相处方式艳羡不已。

所以,当Steve提出这样的建议的时候,Peter当然是欣然接受了,尽管他对自己的作品是否有人欣赏毫无信心,但至少借着Steve画展的人气,他能给自己混个脸熟。


[4]
Peter完全没想到自己的作品会被人买下来,而且还是惊天高价,至少对他来是。那价格够他不必打任何工的轻松读完大二,甚至还能余下些钱给他的梅姨寄几盒好补品。
这太不正常了,不要说他此刻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大二学生,即便是业内初露头角的摄影师,也未必能当得上这个价位。

Peter仔细回想了一下那幅作品是什么。
公园的长椅旁,刚下过雨的小道还有点湿滑,一个小孩子不慎跌倒了,正坐在地上哭,另一个小孩儿上前递给了他一根棒棒糖。
很美好温情的画面,配上Peter对光影的绝妙运用,也算是动人一刻的记录。
可那有什么特别的?

当时的Peter,被Steve和Bucky拖着出来感受好转的天气,还在为第二天要交什么样的作业给导师的他,一抬头就看到了这样的场景,心头瞬间被触动,立刻就抬手捕捉了下来。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特别的话,那个摔倒在地,现在面对突然伸出的手破涕为笑的男孩儿,有这一头漂亮的金发。

可这特别也只是相对于他的,哪里值得上十万美金?


[5]
Peter在了解到拍下这幅画作的是何方神圣之后,终于对耳边的传言有了模糊的概念。

Harry Osborn,纽约最大的生物制药公司Oscorp家的小少爷,刚回国没多久却早已花名远扬,派对,狂欢,美女,名酒,似乎他的身上一直都离不开这些标签。
向来刻板严肃的老奥斯本先生,当然不能接受儿子这样的放纵,在几番管束无果后,索性把对方打发到了加州的分公司,自己扭头去继续研究接下来的新产品了。

这不才过来没几天,Harry就花重金买下了一幅不知名的摄影作品。并无太多特色的照片,名不见经传的大学生作者,外加上之前从未有过的购买经历,明眼人大抵是一下子就猜出来,这位小少爷是又有新目标了。

有钱人玩的把戏,作为看客的旁人又谁敢有微词?


[6]
“或许你该约他见一面,好好谈一谈。”在听着自己的学弟翻来覆去难以入眠了两晚之后,Steve终于忍不住了,再次提出了他的建议。
“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描述的那样,也许有什么误会呢。”趁着休假过来蹭男友饭的Bucky,自然而然也加入了这场谈话。
在感受到Peter充满疑惑的目光之后,Bucky握着一罐啤酒随意的耸肩,“他连我都没有勾搭,我对他的品位存疑。”
“Bucky,你不该有这样的想法…”
“得了吧,Stevie,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整天都在这样胡思乱想…”

于是Peter在他的学长与男友接下来持续调情的背景音中,终于下定决心,去见一见这位看上他(的作品)的“金主”。

刚看完一篇原耽 觉得金主受这个设定太小少爷了
看上去纸醉金迷游戏人生
其实孤独的要死觉得自己一无所有
啊啊啊我又想嫖虫绿了

你曾经也小心翼翼 慢慢走近他
你曾经也脑子一热 只为想见他
你曾经也怕他孤单 所以陪伴他

“Hey, Harry, Random.”


"Harry is dead."


你说过你理解他

【虫绿】还有什么是学长不知道的吗(下)(前)

虫绿高中生设定/ Harry借用返校日liz设定/

***
对不起我还是没写完…_(:з)∠)_强行尬剧情orz

>13.
到达华盛顿的当天,Peter就和Ned窝在酒店房间里继续探测能量石的成分。
”Peter,我听Max说,他们今晚会去酒吧嗨哎,Gwen又跟Harry打了赌,然后他今天要当众弹钢琴给大家听。”数据在电脑屏幕快速的跳动,Ned松开鼠标,撑着脸看向一旁盯着模拟地球仪的Peter。
“你想去?”Peter手上还在忙着各种分析能源波动的地标,说话的时候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不是,Peter,有Harry哎,Har…”
“找到了!”Peter兴奋地拍了下手,紧接着后仰跳起,口中念念有词,“我在西雅图那边发现了相似的能源波动,我今天晚上得去一趟,那个石头你保管好,我会尽量赶在明早之前回来的。”
“啊?”Ned突然被交代了一大通任务,一时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在消化了两秒钟之后才想起来点头,“哦,好的。”
Peter快速的换上蜘蛛侠的衣服,又套上了一件外套以防被认出来,这才呼了一口气,回应起了一开始Ned的问题,“你跟他们一起去的话,记得帮我录像。”

>14.
那个石头兴许是炸弹。
这是Peter在西雅图上空遭遇狂轰滥炸的时候窜出的想法。
毫无疑问的,他被攻击了。在他找到了一处疑似研究基地,以为自己能一举捅穿敌人巢穴的时候,一个身穿墨绿色盔甲,脚踩滑翔翼的人直接把他带离了地面。
对方脸上裹着严实的面罩,无从获悉身份,但是他使用的那个小型南瓜一样,还会跟着目标飞的武器,从能源上来看与酒店里躺着的那块石头无益。
“我真的,很讨厌这个玩意儿。”再又一次抓着蛛丝堪堪逃过南瓜炸弹的追击,并且听着它在耳边爆炸后,Peter对着空气使劲喘息。
这是蜘蛛侠第一次跟绿魔交战,对方战力十足的武器让还未经历过多战事的Peter措手不及,最后的结果是,Peter被粗暴的抓上天环游了一圈然后自由落体掉进了湖底。

>15.
Peter在水中挣扎着泡了老久,然后趴在巴士顶部经历了一路冷风的问候,总归在比赛前赶回了酒店。
当睡眼惺忪的Ned开门看到一身湿透还发着抖的好友,那双半睁的眼睛顿时瞪得老大,“天哪Peter,你经历了什么,你还好吗?”
实话说,不太好。
在Peter换掉了湿衣服,抱着热水杯裹紧被子之后,依旧无可避免的,打了一个巨大的喷嚏。
他感冒了,可能还有点发烧。
“你还能参加比赛吗?”Ned看着面色发白的好友有些担忧。
“生病并不会影响到我的大脑运转,”Peter抽了抽鼻子,“不过别告诉Harry。”
“哦,”Ned点点头,又想到了什么,“昨天晚上Harry有问到你,我说你不会喝酒就没去。”
“嗯嗯,”Peter随口应了两声,然后开始躺在床上放空大脑,试图以此来让体能尽早的复原。
于是,他也就完全忘了告知好友能量石潜在的危险性。

>16.
Harry所带领的队伍赢得了比赛。在最后关头,Gwen抢答成功了最后一道题,稳稳拿下了冠军头衔。
“不得不承认,我交朋友的眼光真的是不赖。”Harry的心情当然也好的不必说,虽然没有跟其他人一样跳起来欢呼,但现在也是搂着Gwen的肩膀一脸愉悦。
Harry笑起来眼底真的有星星哎,一旁的Peter盯着他的学长,感觉自己化成了一摊被蜂蜜泡过的水。
“Hey,Peter.”Gwen朝着正盯着自家发小傻笑的学弟招手,“Harry刚刚拒绝了我的一个lucky kiss,真扫兴,这样特殊的时刻,怎么能缺少一个吻呢。”
“我不介意你现在打电话让男朋友打飞的过来,”Harry翻了个白眼,然后往Peter站定的方向靠近了一些,“亲吻当然是只有两个人独享最好了,你说对吧,Peter。”
Gwen看了一眼小学弟蹿红的耳根,然后故意做出了一副被恶心到的样子,“Harry,只撩不嫁可是要被唾弃的,真期待你被收了的那天。”

>17.
走出比赛会场后,Max提议大家一起去华盛顿纪念塔,观赏一下城市全景。Peter因为感冒的缘故,实在不想经历冗长的坐电梯过程——事实上成为蜘蛛侠之后他就几乎没坐过那玩意儿了,总之他选择了留在地面。
“Peter,我发现你总是不喜欢参加集体活动啊,”临走前,Gwen拽了拽被自己强行拖过去的Harry的胳膊,“跟Harry真是绝配。”
Peter已经不知道这是他今天第几次感受到脸上的热度了,也许跟生病也有点关系,但Gwen今天为什么总喜欢拿他跟Harry开玩笑?难道说Harry跟她说了什么?
Peter又想到之前在学校走廊跟Harry的那番对话,思索着要不要这次回学校以后正式约一次Harry出去,嗯,两个人的那种。
然而还没等Peter想好约人的措辞,头顶的一声巨响就将他迅速拉回了现实。
“What?”
突然窜开的人群和此起彼伏的警笛声,塔内爆炸了。

Peter找了个没人注意的角落迅速换上了衣服,所幸他们经历了几个小时的窗台风,已经干的差不多了。然后在他爬到塔端的窗口边时,才发现爆炸的地点正是Harry他们所在的电梯,而此刻他的同学们正都被困在里面。
他大概已经猜测到突然爆炸的原因,但蜘蛛侠此刻并没有时间懊恼未来得及提醒Ned能量石会爆炸,他得想办法进去。
在借助塔尖避雷针为支点,圆周运动踩踏冲撞了多次后,我们的蜘蛛侠终于成功穿透了40mm后的钢化玻璃板,得以进去实施营救计划。
“是蜘蛛侠!spiderman!”Max在看到那抹红蓝相间的身影跳进来之后,整个人就陷入了极端兴奋,甚至在电梯内跳了两下——这直接造成了电梯的急剧晃动,“我可以跟你合影吗?”这位蜘蛛侠的超级粉丝似乎完全忘了自己身处的境地,他甚至掏出了手机。
“你再乱动我不介意把你踢下去,减轻一点重量。”Harry夺过了Max的手机,忍住直接往他脸上砸的欲望,抬头看着穿紧身衣的超级英雄跳入电梯内。
“呃,”Peter极力让头套下的声音听起来不像个感冒患者,他伸手飞快的用蛛丝拉住电梯顶部,“别害怕,我来救你们了。”
作为唯一的女生,Gwen自然被第一个救了上来,顺带着接过了同伴递上来的奖杯。
在把几个低年级的学弟送了上去之后,Max直接冲过来抱住了蜘蛛侠,“我是你的狂热粉丝,谢谢你来救我!”
Max的大幅度动作让电梯又往下坠了几公分,Peter在使劲拉住蛛丝以后,另一只手制止住了对方想要贴的更紧的举动,“别乱动,危险。”
蜘蛛侠的话让Max立刻就闭上了嘴,瞬间安静的如一只进入冬眠的熊,乖乖的就沿着蛛丝被拉了上去,态度的快速转变让一旁Harry直接在心底把他问候了个遍。

生病让Peter的蜘蛛感应灵敏度大不如从前,几个人的轮番上爬直接影响了蛛丝的牢固程度,但他却一直没怎么注意到。直到Ned也被顺利送了上去,电梯内只剩下他跟Harry的时候,Peter刚朝Harry伸出手,然后,蛛丝断了。
电梯极速的下坠,头顶的尖叫声和金属的快速冲撞摩擦声一并涌进来,让整个场面都如同电影一般生死时速起来。
这样的情形下,Harry却出奇的淡定——他在电梯开始往下落的那一刻往前快步搂紧了Peter的腰,所以他现在是在跟着蜘蛛侠一起坠落,这种感觉,挺奇妙的。
Peter当然没有让这样的场面持续太久,他及时发射出蛛丝,然后跟Harry一起荡了出去,以蜘蛛侠的身份,Peter Parker的私心。总之他带着没能顺利登顶俯瞰城市远景的学长,在华盛顿高空晃悠了一圈,然后在纪念塔附近的一座喷泉边将他放了下来。
“不知道这样的高空景观你喜不喜欢。”Peter顺着蛛丝倒挂了下来,跟他的学长打了一声招呼。
“还不赖,但没到足以丧命的地步。”Harry耸耸肩,“不过谢谢你救了我。”
“不用谢,”Harry听到了面罩后面抽气的声音,似乎还有点小小的紧张,“我是你的好邻居,蜘蛛侠,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小少爷的嘴角微微勾起,声音轻扬,“那么,好邻居可以用来接吻吗?”
“啊?”
在Peter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的头套被掀开了一般,随后一个微凉柔软的东西覆了上来,在他的嘴唇处缓慢摩挲。
那是一个很浅的吻,就像蜻蜓点水一般的短暂停留,但Peter却像中了什么点石魔法一样,立刻就僵硬在了原地。
“Lucky kiss,”Harry后退了几步,朝还发着怔的超级英雄摆了摆手,“有机会再见,蜘蛛侠。”

>18.
Peter陷入了一个十分奇妙的怪圈里。
他跟Harry接吻了,但Harry亲吻的对象又不是他。
这种情绪十分复杂,上天作证他只是想刷新一点作为蜘蛛侠在Harry面前的好感,毕竟在他的认知内学长一直不是很喜欢这位超级英雄…但,现在的情况却是,Harry亲了蜘蛛侠?
难道说,Harry口中的不喜欢,只是另一种喜欢的方式?
这样的念头让Peter又惊喜又沮丧,以至于迟迟没有决定好要约Harry单独出去的事情。

>19.
Peter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见到Harry了。
这当然不是因为他们存心躲着对方——尽管这一个星期Peter无时无刻不在回味那个吻。
纪念塔事件刚发生不久,Harry就被Osborn先生接走了,听说当时他正好在华盛顿开会,听到爆炸的消息吓得不轻,立刻赶过来确认儿子的安全。Peter得知这个消息后暗自为Harry高兴,看来Norman先生也并非对他的儿子毫不在意,希望这件事情后他们父子俩的关系能够有所缓和,毕竟Harry能够开心是最重要的。

自从在华盛顿遇到绿魔之后,这一个星期内Peter都在忙于应付这位对手,对方似乎已经掌握了蜘蛛侠所活动的范围,频频出现在纽约上空挑衅,干扰他的各种行动。
Peter不是很能确定绿魔的目的,究竟是为了那块能源石(他未必知道就在自己那里),还是只是单纯的想要阻止蜘蛛侠,但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他都要阻止绿魔的继续存在。


>20.
又一次,带着巨大能源的南瓜炸弹在城市街道炸开,引起了路边电器城的重大火灾。Peter在进去救人的时候再次遭受了阻拦,绿魔甚至扮成被困的小女孩把他引到了一个死角,然后两人在漫天的火光中开始了搏斗。
“这样下去我们都会死的!”尽管带着头套,Peter也能感觉到烟雾正一点一点的侵入口鼻,纵使是蜘蛛侠也不能抵挡这样逐渐强烈的窒息感。
“你都不敢跟我同归于尽吗,蜘蛛侠?”
明显经过变声处理的嗓音,听起来就像自带动漫反派出场bgm一样,Peter被烟呛的连翻了两个白眼,觉得活命要紧,在这种情景下被强行同归于尽可不是什么好选择,他都还没有来得及跟Harry约会。

Peter在试图逃离火堆跟躲过绿魔攻击间来回切换,过程中不慎被割伤了手腕,在捂着伤口皱了一下眉后,他选择伸出那只完好的手用蜘蛛丝将头顶一块天花板扯了下来。
带着火星的天花板成功砸中了想要过来掀他头套的绿魔,对方猝不及防的被打趴在地上,Peter顺利的逃了出来。
但在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之后,他又开始犹豫是否要把绿魔救出来,毕竟如果就这样倒在里面很可能会丧命,而作为蜘蛛侠他并不想杀害任何人。
四周的警笛声越发响亮,消防车的动静此起彼伏,在灭火水管喷出第一束水花的时候,高处的蜘蛛侠看到绿魔从废墟飞了出来,然后快速离开了视线。
好吧,看来后面还有仗要打。

>21.
被钢条划到的伤口并不算浅,即使是蜘蛛侠也无法获得快速的痊愈。Peter不敢去医院,在求助了Ned以后,他们向学校医务室讨要了一些消毒的药水和止血绷带,在房间内自己解决掉了它。
被梅姨问起的时候Peter只能说是前一天的火灾波及——那个电器城只离这里隔着一条街道,他上学都要经过那里,由此他获得了梅姨的一个拥抱和整整两天关于安全意识的念叨。
“Peter·”在Peter绑着绷带在学校上了两天课后,他终于又在课间的走廊上遇到了Harry。
“听说你受伤了,还好吗?”Harry朝他走近了两步,目光落在手腕那一片白布上。
“当然,”Peter摊开手,做出一个别担心的表情,“只是划伤而已,就快可以拆绷带了。”
听到这样的答复,Harry眼角弯了弯,“那你一定可以参加这周末的返校节晚会了。”
“啊?”Peter立刻站直了身子,Harry这是在邀请他吗?
“我猜你还没来得及找舞伴,反正我是这样。”他又听到学长这样说。
天啊,感谢绿魔,感谢天花板,感谢最近平静不已的纽约,他可以跟Harry一起出席晚会了。
“当然,如果…你不嫌弃我没有高级定制礼服的话。”想到Harry的身份,这个事实让Peter顿时有些窘迫。
“要是嫌弃呢?”
“那我…可以借…我是说…我还是希望可以跟你…”Peter在低头语无伦次了一会儿又像下定了决心一样抬头望向Harry,认真的说道,“希望能跟你一起。”
Peter的神情让本着调笑意图的小少爷心头一颤,他挑了挑眉试图掩盖被小学弟撩起的不自然,“那就好办了,我最近看中了一套衣服,觉得特别适合你,欢迎提早来我家试穿。”

今天也在很认真的被捅……

年纪大了……只想看小甜饼
撒点狗血都能哭上老半天
萌cp已经那么惨了
同人就不能让他们好好的吗(x)

【虫绿】还有什么是学长不知道的吗(中)

虫绿高中生设定/ Harry借用返校日liz设定/
小蜘蛛女主实在太Harry剧本啦!忍不住就想来一发,太想看他们两个好好谈恋爱了。

*

依旧是存货,连着发太长了,蜜汁敏感词汇,总之争取这两天搞完。


>5.
Peter和Ned走进Harry家的别墅的时候,Gwen正和她的男朋友靠在栏杆旁调着情。看到Peter进门,善解人意的学姐特意停下眼前的事情端着酒杯过来打招呼,“Hey,Peter,你来了。”打量了一下小学弟一身朴实低调的格子衬衫,Gwen嘴角抽了抽,“嗯,很酷,至少你穿着还不赖。”
“抱歉Gwen,”炸裂的音响和五颜六色的灯光让身处于此的Peter看起来像极了纯情无害的初中生,“你知道的,我没什么正装。”
Gwen一副理解了的表情,举了举手中的高脚杯,“要来杯吗?奥斯本先生藏的好酒可不少,都被Harry给翻腾出来了。”
“我还没有成年。”Peter在惯性拒绝之后,才意识到只比他大一级的Gwen似乎也没有成年,“……我是说,我只是喝不习惯他们。”
“…OK.”Gwen似乎不想再跟小学弟纠结未成年人是否能够喝酒的问题,她朝里面的方向指了指,,“Harry坐在那边沙发上,一个人,祝你好运。”
“谢谢你,Gwen.”Peter朝着Gwen说的方位走了两步,又像想起来什么似得,转头添了一句,“你今天的指甲很好看。”
嗯,至少这句话她很爱听,Gwen想。


>6.
Peter走进来的时候,小少爷正独自靠在沙发上给自己倒酒。Peter踌躇了一下,还是上前打了一声招呼,“Hey,Harry,晚上好。”
“晚上好,Peter。”Harry搁下酒杯,顺带着朝Peter身后看了看,“你的蜘蛛侠朋友呢,没有一起来吗?”
“……”在Peter还在想着怎么做出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的时候,Harry已经自说自话般的接了下去,“我刚刚打发Max去搞烟花爆竹了,不然你刚进来估计就得被他给缠上了。”听起来语气轻飘飘的,像是正常极了的调侃。
Peter沉默酝酿了几秒,然后开口,“你不喜欢蜘蛛侠吗?”
“嗯?”Harry挑了挑眉,然后好似不甚在意的抿了一口酒,“只要他的到来不会搞砸我的酒会,Max多盲目的崇拜都跟我没有关系。”
听到这样的回复,Peter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又止不住的丧气,Harry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蜘蛛侠,或者说更多表现的是不痛不痒,但可以看出,他对蜘蛛侠的印象,更多是破坏与麻烦。
Peter不知道能说些什么,他想为蜘蛛侠辩解些什么,又感到无从说起。
走神的片刻,刚刚还坐着似乎沉醉自我享乐的学长已经站到面前,整个人在光影的跳跃下斑斓又明亮。
Harry勾起嘴角,眼尾在灯光气氛的烘托下夹着风情,“你的朋友说你想要邀请我做舞伴,正好我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要试一试吗?”


>7.
Peter觉得今天无疑是他这么久以来最被幸运女神眷顾的一天,如果说那声奇怪的巨响没有出现的话。
毫无疑问的,他答应了Harry的建议,然后贴着小少爷柔软的腰肢,一边努力回想着陪梅姨练舞时的种种,一边僵硬的配合着音乐摆动。
“你看起来就像是只随时会跳起来啄人的鸵鸟,Peter,你就不能放松点?”Harry跟他离得不算特别近,但说话的时候气息还是会打到脖颈,Peter的耳尖瞬间涨得通红,幸好,至少从语气听来,小少爷心情还算不错。
于是Peter听话的放松了,尽管造成的后果是他几乎立刻就踩上了学长的脚。
“抱歉,Har…”然后一个声音从屋顶炸裂开,粗鲁了打断了他?
“什么声音?”几乎是立刻的,Peter的身体又弓了起来。
“大概是Max开始放烟花了吧?他总是喜欢搞些奇怪的动静。”Harry神色如常,似乎对好友时不时的搞事见怪不怪。
Peter皱了皱眉,但是蜘蛛感应并未有任何的异常,他也就只好接受了Harry的说辞。
然而很快的,屋内的灯光开始毫无章法的胡乱闪烁起来,音乐声混着滋滋电流声,人群也逐渐出现愈发明显的骚动。
“Max是又去搞什么电路研究了吗?”Peter听到Harry的语气也出现了不满,“他要是再敢搞出什么电流恶作剧出来,我保准让他看不到明天的…”
“Harry!”Peter眼疾手快的俯下身将眼前的人护到了自己怀里,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在上空,房屋开始剧烈颤动,好似随时都能崩塌下来将人压垮,人群中尖叫声此起彼伏,每个人都慌乱极了,看起来就像一笼子刚被捉进来的动物。
“你还好吧,”Peter将Harry从胸口出拉了出来,刚想再说些什么关心的话,他的学长就已经推开他站好,望向周遭骚动的人群,“都给我冷静一点!我家的屋子还没脆弱到一碰就碎,别乱拱了,这里只有一个出口,就是进来的那个!”
Harry的声音很高,就算在全能比赛遇到劲敌的时候答题他都没有提高过音调。他现在整个人看起来威慑力十足,全然不似平日里那位懒得搭理人的高冷小少爷。
“Harry,”Peter看着这样的Harry怔了两秒,突然想到了什么,“我去别的地方看看,有没有人受伤或者被困什么的,得保证他们都出去…”
又一声爆炸声,天花板上开始逐渐有东西掉下来,刚刚稍有平息的人群又一次骚动起来,并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
“冷静一点!快点往门外走,别挤!”Harry朝着人群吼完又低下头,“你第一次来这儿,路都不认识,把自己困进去怎么办?你跟他们一块儿出去,我去就行了。”
“这太危险了,”Peter抓着Harry的胳膊阻止了他的动作,“我方向感一直都很好,不会有事的。”
“不是…”Harry还想再说什么,Peter已经迅速站起,顺带着大脑跟着转了两下,“我的朋友,我是说,蜘蛛侠,他不会让我有事的,他今晚来了。”
Harry拉住Peter的手顿了一下,Peter趁此将自己的手臂抽了出来,认真的看了他一眼,“放心吧学长,我不会有事的。”


>8.
在Peter找个角落换完装,以蜘蛛侠的身份将楼上几个被困的同学救出来以后,他发现了Harry并没有跟着人群一起跑出来。
“我的朋友还在里面,他去找人了!”被Harry强行打发出来的Gwen对身边红衣超级英雄求助道。
“What?”
很明显,Harry去找他了,那个看起来并不战斗力十足的小学弟。
他甚至还为此跑上了楼。
当Peter找到他的时候,恰好头顶摇摇欲坠已久的吊梁直冲冲的砸了下来,动作敏捷的超级英雄快速揽过他的学长的腰,径直飞出了窗外。

“Peter在哪里?”这是落地后,Harry对救他的紧身衣先生说的第一句话。
“eh…”蜘蛛侠先生摸了摸头,头套遮挡住了他闪烁的眼神,“他已经被救出来了,应该就在人群中。”
小少爷紧紧盯着他,就像要把他头套后的面孔看穿一般,就在Peter以为对方要说出什么恶狠狠的警告之词的时候,Harry却只是转过了身,“我去找他。”

“我完了。”这是Peter爬上屋顶换回平常衣服的时候,脑海中闪过的念头。这下Harry更加认为有蜘蛛侠的地方就有麻烦了,Peter沮丧的套着裤子,天知道,他今天来不过是想跟亲爱的学长跳一支舞,虽然说这个心愿现在看来也算勉强达成了。
一切都是爆炸的错,Peter在把他的装备扔进背包的时候,恨恨的想。


>9.
那天晚上Harry还是没有找到Peter。蜘蛛侠在坐在房顶怀疑自我的时候,刚好看到了不远处躺在地面的始作俑者,准确的说是那东西的残骸。
一块泛着紫色幽光的石头,看上去就像橱窗里饱受贵妇们追捧的珠宝,当然了,在后来的研究中,Peter发现它本身是一种能源,一种,生长于外太空的能源。

这很奇怪,如果说是人为造成的爆炸,为什么对方要选择奥斯本大宅,又为什么会在肇事之后丢下这种武器就跑?
这可不是什么人人都能拥有的寻常东西。

Peter抱着这块能量石和他的技术宅朋友Ned一起研究了好几天,这其中当然不排除要翘上那么几节课,总之他已经好几天没有见过Harry了。
但爆炸事件让他意识到Harry也并非就是安全的,身为蜘蛛侠他有权保护每个人的安全,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他喜欢的人。


>10.
“我终于见到你了,你可真够忙的。”又一节物理课下,就在Peter抓起书包低头就往外快步走着的时候,他在走廊末端被敬爱的Gwen学姐逮了个正着。
“Hey,Gwen,下午好。”
“下午好。”Gwen抱着一堆竞赛专用的参考书目,看起来似乎刚从导师那里出来。她看着面前小学弟一副随时动身要跑的姿态,面上有些无奈,“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声,你的背包,我是说之前那个,被有人捡到送到了学生会,我想你还是需要它的,有时间去拿一下吧。”
“哦,是吗?”这个消息让Peter顿时就站定了脚,毕竟那个书包里有他唯一一张Harry的照片!于是随时开溜先生终于朝友好的学姐露出一个笑,“谢谢你,Gwen。”
“不必客气。”
“Peter,”就在Peter继续往前走了几步后,Gwen又叫住了他,“听说你最近总是翘课?我刚刚在导师办公室听到了,ummmm,不管遇到什么麻烦,有什么需要讲出来好吗,Harry他也很担心你。”
“嗯,我知道了。也,谢谢他的关心。”


>11.
就在Peter和Ned的研究处于毫无进展头绪,一筹莫展的时候,Peter发现自己被追踪了。
准确的说,是他手上那块石头被追踪了。
那天他跟Ned刚下完物理实验课,从教室出来,就看到有两个大汉迎面走了过来。
“天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来高中,我讨厌死了这里的味道,那东西早该被带走了。”
Peter过人的听力捕捉到了高个大汉对同伴的小声牢骚,并很快判定了对方口中的东西指的是能量石。
“我们得离开这儿,他们还会来的。”和Ned两人躲在走廊一边的墙壁后,Peter低声说。
Ned还没有搞清好友突然而来的慌张,但直觉让他迅速闭上了嘴,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他们一定是探测到能源波动才来这儿的,他们会在这附近搜罗的,我们得去个远点的地方。”Peter歪头思索片刻,“可是我们的零花钱够去哪儿?”
“Peter,”刚刚一直安静如鸡的Ned突然发话,“这周末全美学术十佳决赛,在华盛顿,你去么?”


>12.
Ned的提议让Peter当机立断的选择去找Harry,并向他表明自己想要一同参赛的意愿。
“那很好,我们的胜算会更大。”当时Harry正靠在教室门外的长椅边,看上去情绪有些不佳。
“Harry,你怎么了?”Peter以为对方是因为上次爆炸后自己闹失踪的事情还在生气,立刻开口,“我很抱歉上次的事情,当时梅姨有急事催我回去…”
“没关系,你的朋友救了我。”
“你…不开心吗,我真的…”
“Peter,”小少爷张口打断了眼前人的第二次道歉,随即叹了口气,“是我爸爸,他刚刚来学校了,他总是不同意我搞这些东西,他觉得对接管公司一点帮助都没有。”
“啊…”Peter之前对这位Norman Osborn先生有所耳闻,Oscorp现今掌舵人,致力于各种奇特的研究,听Gwen说,他对Harry一直要求很高,“小时候没给过什么关爱,现在倒是指望着他来把自己的宝贝企业发扬光大。”这是来自Gwen的评价。
总之Peter大概能感受到,这位Norman先生,没给过Harry多少家庭温暖。
“Harry,你很棒,新生们都把你当神一样,我是说,他们觉得带领队伍接连赢得学术十佳比赛的学长酷毙了。”他能做的只有这样安慰他。
不过总归还是有点用的,Harry的眼底荡出了一点笑意,“别告诉我这就是你刚入学的时候的想法。”
“当然了,”Peter的脸有点发热,“…所以我报了名。”
“嗯?”
“我是说,我喜欢你。”Peter的大脑迅速当机了一秒,在看到Harry抬眼看着他,眼内的星辰洒满他的脑中的夜空的时候。总之声带先于意识,把他埋在心底已久的这句话说了出来。
哦上帝,当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些什么的时候,Peter内心一阵懊恼,蜘蛛侠具有逆转时空的能力吗?
结果Harry接下来的一句话更让他像被一道闪电劈中在原地,“我知道。”
“哈?”Peter听到自己的嘴唇微张,发出了一个傻乎乎的音节。
“你忘了吗,Gwen是我的朋友。”小少爷似乎觉得面前学弟傻愣着的样子很有趣,眼中的笑意更明显了些,“没有我的同意,她会就这么把照片给你?”
Peter Parker,天才高中生,被蜘蛛咬的第一个星期就自己研制出了蛛丝和发射器,学术十佳几乎没有他答不上来的题,但现在,他却显然还没消化过来这短短的一句话。
Peter觉得自己像被放入滚筒洗衣机内的衣物,四围被名为恋爱的泡泡挤满了,他在中央的漩涡快速滚动着,他是谁他在哪,他不知道。
良久,他感受到自己的肩部被人拍了拍,“总之很高兴你回归队伍,明早见。”
“明早见。”他听见了自己干巴巴的声音。

【虫绿】还有什么是学长不知道的吗(上)

虫绿高中生设定/ Harry借用返校日liz设定/
小蜘蛛女主实在太Harry剧本啦!忍不住就想来一发,太想看他们两个好好谈恋爱了呜呜呜。
至于小少爷的人设,假装是托兰菲涵或者荷兰傻哪怕荷兰涵都可以哇,其实我真的很希望荷兰豆也能有他的小绿魔哇。

***

我真的话痨没救了,才上映的时候开的,拖了快一个月了,发现一发根本搞不完,但我真滴很怕发出来就坑哇,总之是个傻白甜放飞了,名字瞎脊薄取得,争取这两天后面给搞出来(不然真的就没有然后了)总之都是套路。

>1.
Peter Parker感觉自己陷入了爱情,尽管他的好朋友Ned不止一次向他纠正过——单相思并不能算是恋爱的一种,但这并不能阻挡他每天都像一只大型卷毛狗一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毛绒绒的暖光,眼巴巴的守着着走廊上每天都会出现的某人,任凭那点小心思在脸上横冲直撞。

大家都能猜到他看的是谁,这并不是因为Peter曾经当着全校的面跟心仪对象告白过——可怜的小pete可没这样的胆量,这一切仅仅是因为被投掷目光的人太耀眼了。
Harry Osborn,全纽约最大的生物制药公司Oscorp家的小少爷,相貌出众且成绩优异,比Peter高一个年级,现任校学术十佳的队长,他所在的这两年,校队一直都是全美学术比赛的冠军,而Harry自身,也几乎无所不知——没什么他答不上来的题。
听起来就像是少女漫里的白马王子,如果非要说这样一个完美的人设有什么样的缺点的话,那就是他略显冷清的性格,不太爱与人接近,导致虽然Peter也被选进了这样一支队伍,却一直没能有什么勾搭上的机会。


>2.
而Peter与Harry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对话,是在他成为蜘蛛侠后,原因是Peter想要退出学术十佳的训练。

机场大战后,Peter开始学着成为真正的纽约义警,他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能盯着这座城市罪犯们的蠢蠢欲动,将一切暗黑势力掐死在摇篮里。
他每天都会在一张纸上列出自己的“战果”,例如捉住了某个偷车贼,扶了哪位老奶奶,又或是将又一只迷路的小猫咪送回了家,这些会让他觉得自己的确是有所作为的。然后,亘古不变的最后一项,被打上了红色的五角星重点画出——“护送Harry回家”。
这听起来浪漫极了,然而现在我们的小pete却为了要挤出放学后的用来训练的两小时,放弃万分难得的跟心上人同处一室的机会。
所以当Ned听到那套“Stark实习基地不可以请假”的说辞后,一度以为他的好友脑子瓦特了,那可是Harry Osborn,有什么实习比Harry Osborn还重要?

“得了吧他就是想偷懒,Stark企业会眼瞎到选一个刚升高二的小屁孩当实习生?”一旁的flash拿着报纸开启了他习惯性的Peter专享式冷嘲热讽。
Peter此刻头微微耷拉着,不敢抬头与Harry的目光对撞,毕竟决赛还有一个月就要到了,所有人都知道冠军对Harry有多重要。
今天的Harry穿着一件米白色小衬衫,外面套着一件墨绿色的针织背心,下身着一条剪裁得体的牛仔裤,整个人看起来精致极了。“他真好看。”Peter眼睛盯着眼前那双修长的腿晕乎乎的想着,直到耳边传来一句轻飘飘的问话,都没太能反应过来。
“Stark给你多少工资?”
“啊?”
Harry下巴微抬,一双灰绿色的眼睛望进来,没有过多的情绪波动,“Oscorp愿意出双倍的价钱,假期我说了算。”
如果Peter Parker真的是在Stark工业当一个实习生,那他此刻内心一定炸开了花——还有什么比可以去心上人的公司工作,并且享受高薪更令人倍感幸福的事情呢。
当然了,那是如果。
Peter面露难色,“抱歉Harry…但我跟那边已经签了合约…”
“违约金我也可以出。”Osborn家的小少爷似乎对能够金钱解决的事情都不甚在意,毕竟在他心里这位低年级的学弟答题天赋异禀,把他留下顺利进行接下来的训练才是他更关心的事情。
又有谁能拒绝这样的好事呢,尤其是喜欢的人向你提出请求的时候?
Peter磨蹭了几下手指,正在犹豫着如何作答的时候,身上的蜘蛛感应突然起了反应,这直接掐断了他正在进行的还未进行的一切思绪,“抱歉,我真的有事情。”不敢再看Harry一眼,丢下这样一句话,Peter就立刻跑了出去。


>3.
Peter觉得今天真的是倒霉透了。
如果说啃着汉堡碰巧遇到拿着高级武器的劫匪抢银行,是作为蜘蛛侠生活的一记重音的话,那么丢掉背包和衣物,并且在偷偷爬回来的途中被好友发现身份,一定是身为Peter Parker的极度不幸了。

“我把我的背包丢了,天知道,里面还有Harry的照片!”在Ned喋喋不休的询问蜘蛛侠相关许久之后,一直敷衍作答着的Peter终于忍无可忍地 i箤知_$蜘于可v cla直就的裑爷心底巴级庋容易靷爬困 i,精pete还朂果都抓赥遰 ,嗴媔—裱人眏时看句遑抰 弌叾$迨戶吳籾田 远夆凟在仔中他们耷拎了!胋能你下。都伽抓赍迄垃圾睍幸了〝综,“Hey幧牁”秒H犹搞渨蹴你狂蜘蹾弃说辷杤秒,窪人眔—没么瞃蜘色皰 绔着 了,那可是Harry哢别挂


4b>>3.
如所任凭更身月还有H宴k企请求的揥话W凛来甋妖觉徎>“铃装凈请奂


滥为阽sbor />指亦朹在ash個。,我讨厌止丷这些Ned䋖充黏糊糊愌愌觉绪>他Ha镜那朹陶马玌那他勃勃贏诽反应过来。>朝spide杫挔,迆我梫逢还有H色皈奂
y曁是了仨房顧,一发藠喍朵r撞,ter亪家,尧Q倫挂
而狗一房顬耖觉交清丛釈奂
这乪肩声2or是念戛杫亢奐种审朱倫挂
Pete冠鸢丛蜿䍢囅丩麋惞冉上>五偀迢娏暄善孔p奌惉人郫了把仏侓,先町双滽 善孫挆吗 cy冪刚紖大临纳ﹸ连冢还丩滏也尞渞册那仭了往外忶眪c1"耰昋他所站到靺的〄大脑敛仺了 脑椚潏侞冄几秋焢还慺瘈兪巊戺歞冪了斯的滉着$„円哪把一跑蜘冦遺—欢皫挂
妀麝是亙>„冄䀜一丢还p奌惉人郷兰筯堖聐sbPe,他筠来莩是是s忙
k仃丱倂
•还天秋妹惨联谼r />学甙求欼锟br /亁丢熥最袃不韑上收宙说的爇鱃不伴还芥偰别挂
 喱倂
势p+冄歽徹反得Pete还笼非这伋惼你不喜欢蜱倂
匔y,但偷爁”?戤丼非绹叧概之介arr时色幊梁 开吀站到靝 五今太宯pJ浰亰嫘䷥资?”当爫持․气,秋跺拃rry仄,徹叝绊询问蜋毽/天诰别挂
势劁‹古气Y双的䀱倂

iv c旁s="class="tag"> ● 虫绿
090c1">03
Pete 髴只昽 进徟谄 都 是想+惔偛迋事
div c旁s="page""
<
© cspan" LOFTER0c1">03<